特輯:去改變,去共創價值

富士施樂中國以實現企業和社會的可持續發展爲目標,致力于利用業務優勢解決社會問題。同時,我們也在不斷成長的過程中,與利益相關方精誠合作,攜手共創價值。

全力推進客戶工作方式變革

在移動互聯網、雲技術、大數據及社交網絡快速發展的今天,人們的生活、工作方式以及各行各業的業務模式隨之不斷改變,我們的客戶及合作夥伴也正面臨著各種需要解決的課題。如何整合最新技術將企業與人高效、有機地連接,提升跨部門管理效率及能力,降低經營成本,同時爲企業提供便捷、高效的工作方式已經成爲迫切需求。富士施樂中國針對不同課題,通過硬件和軟件結合的解決方案,幫助客戶解決問題,創造價值。

從文件管理解決方案延伸至智能辦公

在過去數年裏,富士施樂(中國)應用移動和雲等最新技術,推出“智能工作平台”等多樣化的文件管理解決方案,助力教育、金融、房地産、互聯網等行業的客戶提高生産力、降低運營成本並改善業務流程,使企業能更加專注于自身核心業務,獲得更多商業價值。 

同時,面對當前社會對移動辦公、智能辦公等需求逐漸增加的趨勢,富士施樂中國基于自身文件管理領域的領先優勢, 正在從文件管理解決方案向智能辦公解決方案推進。通過聯合 ICT 領域的創新合作夥伴,共同打造辦公場所的物聯網平台,將各個智能辦公設備與人緊密連接並協同,從而實現更加高效、靈活、便捷的工作方式。 

客戶故事:方糖小鎮的衆創空間夢想

近幾年,在“大衆創業萬衆創新”的浪潮下,聯合辦公的概念在中國興起,這是一種爲降低辦公室租賃成本而共享辦公空間的模式,主要服務于需要租賃性價比更高的初創公司及對移動辦公和靈活辦公有需求的用戶。

富士施樂(中國)的客戶方糖小鎮 ( 上海方糖創業服務有限公司 ) 就是這樣一家以社群爲基礎的聯合辦公空間服務商,致力于通過不斷創新升級辦公産品,改變傳統辦公方式,爲更多辦公需求方提供線上線下的全方位共享辦公服務。

方糖小鎮的挑戰

2015 年,方糖小鎮的三個社區同時開放,成爲中國最早一批涉足聯合辦公領域的公司。與傳統租賃辦公不同的是,方糖小鎮希望打造一個服務型平台,提倡在辦公空間內營造社區的氛圍,讓用戶之間産生連接與合作。通過辦公空間、辦公服務、第三方服務、社群的四方面共享,實現社區內封閉互聯,使用戶産生乘法效應。

三年間,方糖小鎮已經在中國多個城市開設數十家社區(即聯合辦公場所)。在構建智能化聯合辦公生態體系的過程中,方糖小鎮遇到了多個文印方面的困難:一是原先由多家供應商分別提供打印複印設備,導致不同的機型需要安裝不同的設備驅動,增加了用戶及自身的時間成本。二是在發生卡紙等設備故障後,需要聯系不同的服務商進行維修,影響用戶體驗。三是多個供應商難以提供便捷的雲打印解決方案,無法滿足用戶及時打印的需求。這些成爲方糖小鎮及其用戶實現靈活辦公的痛點。

富士施樂中國的雲打印解決方案

方糖小鎮倡導以聯結、共創、自治的理念構建社群生態系統,打造最自由、最高效的辦公環境。這也與富士施樂中國的智能辦公理念 不謀而合。2017 年 6 月,方糖小鎮正式導入富士施樂雲打印解決方案。通過將該方案集成于方糖小鎮移動應用中,用戶可以實現遠程打印。或者只需要掃一掃機器二維碼,即可以將文件發送至打印機實時打印,既方便快捷,也有效保證了用戶的文件安全。

同時,雲打印解決方案使用方糖小鎮自身的服務器儲存必要數據,部分使用富士施樂中國提供的第三方安全認證的雲平台,用戶文件在上傳打印後也將被自動銷毀,以確保用戶的信息安全。此外,在售後服務上,富士施樂中國也能及時地跟進方糖小鎮的發展訴求。

截至 2017 年底,17 台富士施樂打印機器已經覆蓋方糖小鎮 25 個社區。富士施樂中國與方糖小鎮共同構建智能辦公生態體系,支持了衆多創業企業的發展。

雙方未來的發展方向

方糖小鎮的發展勢如破竹,已經且正與中國多家地産商、互聯網公司建立合作,逐步推進聯合辦公在中國各個城市的發展。此外,方糖小鎮還將與富士施樂(中國)有限公司拓展和深化智能辦公領域的解決方案服務,以滿足更多聯合辦公用戶的多樣化需求。

爲保護人類和地球作出貢獻

2017 年,富士施樂中國的三家生産企業(即“富士施樂上海工廠、富士施樂深圳工廠、富士施樂資源循環工廠”)均在 危險廢物減量化、揮發性有機物(VOCs)減排等環境保護重點領域開展了各自的改善活動,顯著減少了工廠的廢物排放,降低了對環境産生的負面影響。以下兩個部分重點介紹富士施樂深圳工廠和富士施樂上海工廠在環境管理上的具體措施。

減少對環境的負面影響

2017年環境管理重點舉措

2017 年,富士施樂中國的三家生産企業(即“富士施樂上海工廠、富士施樂深圳工廠、富士施樂資源循環工廠”)均在 危險廢物減量化、揮發性有機物(VOCs)減排等環境保護重點領域開展了各自的改善活動,顯著減少了工廠的廢物排放,降低了對環境産生的負面影響。以下兩個部分重點介紹富士施樂深圳工廠和富士施樂上海工廠在環境管理上的具體措施。

危險廢物減量化

富士施樂深圳工廠生産過程中産生包括廢有機溶劑、廢抹布、廢空容器、廢硅膠、研磨廢水、廢碳粉袋、廢電池在內的十大類、三十種危險廢物,由有資質的合同單位每天清運一次。

爲保證危險廢物減量化工作的高效開展,2017 年,富士施樂深圳工廠成立了危險廢物減量化專項改善團隊,深入各生産現場對危險廢物的産生情況進行分析調查,確立了改善可能性大的四個危險廢物種類:廢抹布、廢硅膠、研磨廢水、廢甲醇。再通過工藝流程分析、物料平衡分析、生命周期分析等對這些危險廢物成因進一步分析驗證,並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獲得了良好的減量化效果。

由于危險廢物産生量的減少,減少了存儲空間的需求,帶動了危險廢物清運頻率的降低,在存儲區域防爆措施落實後,危險廢物清運頻率由原來的每天清運一次降低至每周清運一次,大大減少了人力投入。同時,危險廢物運輸費同步降低,取得了良好的環境效益和經濟效益。如何節約資源、將固體廢物減量化在資源越趨匮乏的今天顯得意義非凡,富士施樂深圳工廠計劃將在危險廢物減量化工作中積累的經驗應用于固體廢物減量化中,進一步減少所有固體廢物的産量,促進固體廢物再資源化。

揮發性有機物(VOCs)減排

2017 年,富士施樂上海工廠依據當地環境保護局關于 VOCs 治理中的“一廠一方案”要求,全面梳理工廠生産中的 VOCs 排放、治理設施等現狀,並針對性地制定 VOCs 專項治理方案,增加一系列揮發性有機物減排設施,杜絕生産中 VOCs 未按照規定排放或廢氣外逸的風險,以減少公司業務給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

目前,富士施樂上海工廠涉及 VOCs 産生和排放的環節主要包括工藝廢氣排放、設備動靜密封點泄漏、有機液體儲存與調和揮發損失、燃燒煙氣排放等四個環節。本次富士施樂上海工廠 的 VOCs 減排課題主要從加強末端治理方面控制工藝廢氣排放 實施 VOCs 減排。2017 年 9 月 -10 月,富士施樂上海工廠在廠 區內全面排查 VOCs 排放不當的地方,並制定相應對策。

 

2017 年 12 月,經過落實減排方案,富士施樂上海工廠對 VOCs的收集淨化達到一定效果,配置末端處理設施,滿足當地環保 部門的 VOCs 減排驗收要求,並大幅降低了 VOCs 排放,助力改善當地的空氣質量。

同時,富士施樂上海工廠也將揮發性有機物的減排納入公司的日常環保管理工作,及時修訂活性炭裝置維護保養操作規程, 建立VOCs排放控制管理台賬,並定期對排放口進行監測跟蹤, 確保最大化減少 VOCs 排放。

構築整合資源循環系統

富士施樂中國認爲,使用過的産品不是廢棄物而是地球寶貴的資源,通過將廢舊産品作爲資源進行有效的回收利用,可 以減少對生態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因此,早在 2006 年,富士施樂中國以“零填埋、零汙染、零非法丟棄”爲目標在蘇州建立了業界首家整合資源循環系統工廠,構築了全球最先進的資源循環系統,這也是目前業界唯一一家能夠真正解決電子垃圾汙染問題的整合資源循環系統工廠。

富士施樂資源循環工廠將使用過的産品及耗材進行徹底拆解、分類,通過嚴格的性能檢測,將符合新品質量的零部件進 行再利用,不能再利用的零部件被拆解成銅、鐵、鋁、玻璃、塑料等 56 類材料,並被送到擁有專業資質的再資源化合作夥伴繼續拆解或作爲基礎原材料進行再生利用,持續減少新資源的使用。

持續強化再制造能力

2017 年是富士施樂中國資源循環工作具有開創性的一年,回收産品的再資源化率達到 99.99%,再生品種也繼續增加。同時,經過多年的不斷摸索,富士施樂資源循環工廠對包括軟件與服務器更新、零部件更換等多項自主再制造技術進行自主開發,成功實現了兩款生産型再制造整機的導入,進一步增強了中國的再制造技術與水平。

此外,富士施樂資源循環工廠與中國某家醫療公司開展再制造機器定制化合作。由于該醫療公司打印圖像的載體爲 X 光片,膠片的表面不容易附著墨粉,且對成像要求非常高,因此我們調整了打印溫度和成像部件的電壓,實現了 X 光片的高質量成像,滿足了客戶極高的醫療服務打印需求,也爲中國再制造市場的發展找到了新方向及新定位。

擴大再制造業務範圍

2017 年,我們通過推動與日本再生及再制造工廠的合作,對日本市場回收産品的零部件耗材進行回收翻新工作,並將成熟的品質檢查方法等技術文件傳遞給日方,首次實現了再制造技術的反向輸出。我們也與日本合作夥伴及聯營單位建立了常態化的項目溝通及報告機制,定期開展電話會議及技術交流,推動更大程度的協同發展。

爲社區教育做出貢獻

我們致力于提升社區對回收再資源化及可持續消費的意識,也十分關注將再生環保理念融入教育,讓孩子們從小樹立 再生環保意識。2018 年 3 月,經過蘇州工業園區的企業社會責任聯盟的牽 線,富士施樂資源循環工廠將 3 台數碼多功能再生機捐贈給當地的學校,有效解決了社區教育機構缺少印刷資源的問題,也加強了與當地社區的溝通交流,爲中國教育事業的發展作出貢獻。